主办:河南文化市场行业协会
协办:河南豫华信息产业公司
电话:0371-69699711
电邮:fuqintingyu@tom.com
首    页 关于我们 娱乐频道 网络文化频道 审批服务 综合频道 文化执法 12318举报
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许昌漯河三门峡南阳商丘信阳周口驻马店济源巩义
关键字:
用户名: 密码:
经营信息
行业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 > 审批服务 > 行业动态
沈从文被包装成"情爱高手" 咱能不能别这么糟蹋经典

   又长又造作的“鸡汤体”书名两年前开始流行,爱、孤独、遇见、牵手……一夜之间变成图书封面上的高频词。最近记者到书店进行了一番探访,发现这类书不仅未见减少,反而愈加“繁盛”,完全是傍上经典名家死不撒手的节奏。

 
  沈从文被包装成“情爱高手”
 
  《美丽总令人忧愁,然而还受用》《一指流沙我们都握不住那段年华》……和两年前相比,在长长的鸡汤体书名包裹下,有越来越多的名家或变身鸡汤大师,或被塑造成情爱高手,或变成絮絮叨叨的心灵导师。
 
  画家、散文家丰子恺就成了不折不扣的“鸡汤大师”,《丰子恺愿你一生清澈明朗》《你若爱,生活哪里都可爱》《你是这世界的慈悲:丰子恺说刹那与永恒》《愿所有遗憾都是成全》……此外,民国女作家萧红的苦难经历被编排成《遇见你,遇见不变的纯真》,民国女作家石评梅表达情感苦旅和内心彷徨的散文、小说,被轻飘飘的文字代替——《你来过,愿记忆终究美好》,就连汪曾祺也走起了轻飘线路,《一定要,爱着点什么》《不如喝茶聊天乘凉去》《生活,是很好玩的》《吃好玩好,日子过好》。
 
  在鸡汤体书名的侵袭下,沈从文成了最大“受害者”,全然被包装成了情爱高手。《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我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想牵你的手,在青山绿水间》《我想牵你的手,走过这座桥》《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遇见你之前,我以为我受得了寂寞》《我就这样一面看水,一面想你》……不熟悉沈从文的读者会以为,沈从文净写爱情小说了,就没干别的。但翻开看看,这些书都是小说、散文合集,《边城》《萧萧》《三三》出现频率最高,很显然,出版方希望在爱的主题下,召唤来更多的年轻人。
 
  这些鸡汤体书名的名家图书,常常和时下年轻人写的书混放在一起。乍一看,的确长得像,图书封面很是小清新,长长的书名也看着眼熟,缺乏文学常识的读者,甚至误以为是当今作家的手笔。
 
  鸡汤体书名敌不过经典书名
 
  当花花绿绿的鸡汤体书名傍着名家挤进畅销书行列的时候,一系列销售数字恐怕让出版商有些不满,《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终究还是敌不过《边城》《湘行散记》这些经典书名。
 
  开卷监测数据表明,沈从文的著作中,位列前十位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等出版的不同版本的《边城》《湘行散记》,而那些花哨图书无一进入榜单。再看朱光潜的著作,还是《谈美书简》《给青年的十二封信》这些耳熟能详的图书的天下,像《慢慢走啊,去过美的人生》《你要做的,只不过是发现生活之美》《从容生活,温柔处事》《心若从容,一世安好》这些矫揉造作的书名,根本未在畅销榜上露面。
 
  开卷信息技术公司研究咨询部经理杨毅认为,其实出版商并非随意而为,沈从文、朱光潜、汪曾祺等名家名作皆为学校推荐读物,有的甚至是必读书目,“取一个讨其喜欢的书名,其实是出版商的迎合之举。”
 
  不过,记者在王府井书店现场采访却得知,读者也未必买账。正在书店购书的音乐人陆子墨说:“为啥硬是要把沈从文往忧伤的烂俗调调上拉?就不能起点正经的书名吗?”在美国求学的周子涵则提及,在国外逛书店,很少发现针对名家名作随意乱取名博读者的行为,“这叫向资本低头。”还有的读者在豆瓣网上发出告诫:“你们能不能别这么糟蹋经典,千万别因为书名错过沈从文先生的细腻与真诚。”
 
  期待有朝气有活力的新表达
 
  书评人魏小河也发现了名家和鸡汤体书名捆绑在一起的现象,“后来我发现一些读者不在乎这个,结果成了有人喜欢看,有人制作,没有行业规范,也没有行业内的约束力,大家就会更加逐利而为。”
 
  即便如此,复旦大学教授张新颖还是忍不住批评:“太自以为是,他们以为比作者聪明,就随便给作者起书名。”张教授对沈从文研究很深,曾写过《沈从文的前半生》《沈从文的后半生》。他说沈从文是个很丰富的人,作品也是多种多样的,但图书市场将沈从文包装成情爱高手,相当于给他贴上了标签,进行单一化处理,“这是对作家的不尊重,这种风气特别不好。”他认为,这种行为不仅形式上不尊重,而且版权上是否尊重也要打个问号,“这些图书版权是否得到了家属授权,很值得怀疑。”
 
  不过《汪曾祺小说全编》责任编辑郭娟披露,市面上大量出版的汪曾祺作品大部分得到了汪曾祺家属的授权,因为汪曾祺家属特别好说话,好多人缠,也就都答应了下来,所以汪曾祺的一些作品并非独家授权,“不过,用鸡汤体包装书名,只是过分强调汪曾祺先生的某一方面,是有违其真实面貌的。”郭娟认为,汪曾祺并非只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那么闲适,尤其到了老年他也有怒目金刚似的作品,“他很犀利,五四精神传统在他身上得到了体现。”汪曾祺之子汪朗则有些无奈地说:“我们家里人不太同意这么取书名,但编辑都很年轻,认为这类书名更受欢迎,更浪漫。”
 
  面对如此现状,魏小河说:“已经建立了人文品牌的出版社一般不会这么做,所以这说到底还是商业行为。”他不禁感叹,除了骂一骂,还是无解,就像烂片一样,或许这也是图书生态的一部分。但博集天卷副总编辑毛闽峰更希望,以更朴素、更有内涵的书名包装经典名作,才是对经典的一种致敬,“我们需要有朝气、有活力的新表达。”他觉得,这些所谓鸡汤体书名于5年前发端于文学暖男畅销书,5年过去了还在用,难免显得庸俗、过时,这种口语化、鸡汤化的话语体系已经开始遭到颠覆了。
 
 
返回】 【关闭】 【打印】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业务合作 技术支持 信息统计 经营信息
主办单位:河南省文化市场行业协会 承办单位:河南豫华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业务联系电话:0371-69699711 技术电话:0371-68029957
电子信箱:hnwhsc@371.net
豫ICP备050051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