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河南文化市场行业协会
协办:河南豫华信息产业公司
电话:0371-69699711
电邮:fuqintingyu@tom.com
首    页 关于我们 娱乐频道 网络文化频道 审批服务 综合频道 文化执法 12318举报
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许昌漯河三门峡南阳商丘信阳周口驻马店济源巩义
关键字:
用户名: 密码:
经营信息
文化团体
 您的位置:首页 > 厚重河南 > 文化团体
站在河南 就真正懂得了什么叫文化

 于丹说,也许所有的华夏子孙,来到河南这块中华文明最早的起源地,都可循着殷墟上业已发现的真实痕迹的纹路,触摸到我们血液源头的神秘密码,并由此追溯源远流长的文化。那么在河南,我们可以以什么样的名义去致敬和触摸文化?从夏商时期开始,这个民族的雏形,是怎样明辨了善恶是非?是怎样在商周时期蔚为大观,一步一步地向西,经过洛阳,然后一直走到了陕西那片……

【开场白】

2014年12月2日下午,河南省厅级领导干部经纬讲坛第60期开讲,著名文化学者于丹受邀在省人民会堂作了题为《感悟中国智慧》的讲座。来到郑州的于丹心情大好:“郑州是商都,我今天到郑州很高兴,因为郑州比北京天气好,北京老闹雾霾。”

【人物链接】

于丹,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首都文化创新与文化传播工程研究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著名电视策划人,被誉为中国电视业的“军师”,同时她也是古典文化的普及传播者。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文化视点》等栏目,通过《论语心得》《庄子心得》《论语感悟》等系列讲座普及、传播传统文化,以生命感悟激活了经典中的属于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在海内外文化界、教育界产生广泛影响。先后在我国内地、港台地区,及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巴西、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地区进行千余场传统文化讲座,受到广泛的好评,并掀起了海内外民众学习经典的热潮。著有《〈论语〉心得》《〈庄子〉心得》《游园惊梦——昆曲艺术审美之旅》《〈论语〉感悟》《趣品人生》及《重温最美古诗词》,其中《〈论语〉心得》一书获得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版权金奖,国内累计销量600余万册,且多次再版,已被译为30余种文字在各国发行,短期内国外销量已近40万册。

如何了解文化

《周易》:“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文化是什么呢?《周易》最早给出了文化的定义——“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于丹说,《周易》写出来的那个时代,科技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物质远远没有这么丰富,但是人心是有敬畏的,他们懂得要先观而后察,“今天其实是一个过于喧嚣的时代,当一个人狂妄、喧嚣、跋扈的时候,他什么都看不到。如果人们还肯静默下来,在泥土前、在那些生锈的青铜器前,肯把敬意沉淀下去,才会知道有比我们的今生今世更加尊贵恒久的东西,也许这样,站在河南就真正懂得了什么叫文化。”

“了解文化的第一步,就是按照宇宙自然的坐标‘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要观天文才能察悉四时的变化,人是四时的,跟着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只有了解了时运的变化,只有观察天文,人才可以借助季节进入这个循环,才被自然的规律接纳。第二步‘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这句话就是中国文化的由来,它是说观察人间百态,观察所有的想法、做法,从各种行为中提炼出稳定的价值观,再用稳定的观念,去化育人心、化生行为。”在于丹看来,文化不是一个名词的概念,而是一个动词的过程:文而化之是为文化。

激活文化基因

生长于河南这块土地,便是遇见文明,与文化结缘,这是一个河南人生命中的幸运。

“我们现在也能背出那些辉煌的文化成果,但是它一定能够使人幸福吗?它一定能让我们活得清醒吗?它一定在绝望之中给我们救赎吗?如果一种文明不能和他的子孙后代深刻地结缘,那么何谈‘化’字呢?所以文化是以文明化育人心的行为。”在于丹看来,如果只有“文”没有“化”,那么我们的文明无法和我们结缘,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应该用中原博大精深的文明成果来化入人心,激活经典里面活在当下的基因,让它进入人们的生活。

“特别是中原大地自夏商以来,积累了无数文明的成果:论商业,郑州就是最早的商城,这里有发达的贸易,有不间断的历史记载;论政治,汴梁古都,《清明上河图》中所描述出来的盛世场景何等繁华;论文学,这里走出了老子、庄子、韩非子、杜甫、李商隐等;论气节,有抗金名将岳飞之类的人。我们不缺政治,不缺经济,不缺人文,但在今天,我们能做的是什么呢?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去激活文明,让它真能化解。”于丹认为,“文”是祖宗传承的,“化”是我们个人修炼的,“文化”是每个人结的一种缘分,与一个人、一种文明、一首音乐、一本书相逢都是缘,但是相守才是分。

中原文化是坐标

中原大地是中国最早的发源地,中原大地所有的发明都能让我们找到中国的坐标。

文化能够让我们干什么呢?为什么在今天大家都这么辛苦,还要再学点文化,这不耽误大家发展吗?这也许是许多人心中的疑问。对此,于丹用一个故事分享了自己对当下讲中国文化的理解。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曾经有一个公差,押了一个和尚犯人去京都,公差每天都会检查装着盘缠和衣服的大包袱、确保结案的公文、犯人和尚、自己这四样东西。有一天两人急着赶路,饥寒交迫,这个和尚就很殷勤地说,这旁边不远就是集市,要不我给你弄点酒肉,然后公差就大吃大喝醉倒睡着了,和尚掏出一把剃刀把公差的头发剃光,然后和公差交换衣服之后逃跑了,公差醒来后还记得要确保四样东西都在,包袱在,公文也在,但和尚找不着了,急得他直挠头,低头一看自己穿着袈裟,瞬间松了一口气,和尚这不也在这儿吗?然后他发现把自己弄丢了,结果公差再也没法上路。

“其实每个人手边都有故事中的这四样东西:包袱是衣食住行,公文是身份,和尚在这个故事中是一个被管理的囚徒,当我们的主体资格还在的时候,从公务,到家人,到朋友,人们会忙各种事,只要你能把它管理好,它就是你看管的囚徒。但是很多人没有这么想过,只低头忙活着这些,但其实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自己置换成了囚徒。”于丹说,“当一个人主体自我不在的时候,所有外在的一切都无法继续,而文化,就是让我们时时刻刻别丢了自己的那个依据,是一种贯穿到生活里面的态度。”

于丹说:“我们正在通往国际化的路程中,全球化步伐太快,也越来越容易进入别人的规则、别人的评价、别人的方式,所以我们才得时刻提醒自己的位置,只有我在,一切才是有意义的。中国文化就是我们中国人的自我意识,而中原大地是中国最早的发源地,中原大地所有的发明都能让我们找到中国的坐标。”

中国人是按节气过节的

人承认四季是天时,人承认天道存天理,而人心中更要保持着天良。

曾有西方朋友问于丹,同是过节,有什么区别?在于丹看来,西方的节日是从天上来的。而回到中原大地,中国人则是按节气过节,我们的节日是从地里长出来的。

“比如说清明节,人们去祭拜祖先、供奉先烈,这是一个非常隆重的节日,另一方面种瓜种豆,不误农时,也是一个重大的节气;端午,也是节气,家家户户挂艾草,喝雄黄酒,小孩子带彩虹绳,以求驱邪祛毒,另一方面,为纪念屈原,人们包粽子、赛龙舟,这是节日;到了秋天更有意思,七、八、九三个月是农历的秋天,八月半的中秋是中国最盛大的节日之一,家家户户的团圆节,也有不少文人骚客对月举杯,留下千古绝句。为什么一轮明月下有这么多叹惜?人生中没有两次重复的月亮,因为看月的心情不同,陪伴的人不同,所以慨叹也不同。”于丹说。

“中国人的节日遵循四季的规律,人们在季节中的古今沧桑之慨,那种人心里面的百转千回,将节气和节日默契地融合在了一起。”于丹认为,中国人欢度佳节是遵循天空大地流转之中的天人合一,在她看来,人承认四季是天时,人承认天道存天理,而人心中更要保持着天良。

文化让人有判断

文化是每一个中国公民的事,是每个人骨子里面应该有的信念。

小的时候,我们哼着歌曲憧憬着21世纪的美好,但现在上网站上看看,一些无视历史、违背社会公德、灭绝人性的现象时有发生,还有一些人迷失在了外来文化的冲击中。有人说是世界变化得太快,让人心都迷失了,也有人说是我们的文化中缺乏精神灯塔,没有信念指引。在于丹看来,这是脑袋不清晰的缘故。

“中国的路叫道路,道字里面是一个首,是咱们的脑袋,外面是走之,即脑袋决定要认的理是道理,脑袋决定要走的路叫道路,有道之路才是走得通的,如果道之不存叫行不由径,意指你走的是歪门邪道,不得人心。为什么叫大道小路?最大的路叫道,就是人尊道而行。现在社会发展迅速,高铁快了,飞机也起来了,但是光有走而不用脑还是走不明白,文化是什么?文化就是让人的脑袋永远有个判断。”于丹说。

于丹认为,在今天,文化已不仅仅是知识分子的事,而是每一个中国公民的事,是每个人自己骨子里面应该有的信念,不怀疑,拿着祖宗传下来的道理,再去往国际化走,才能做得了世界公民,“谁肤浅地数典忘祖,谁就只能拥有短视的、喧嚣的悲哀;谁能深沉而谦卑地向祖训致敬,谁就能得到深厚的营养,走向一个脚踏实地和持续的未来。”

人需要“四合”

《周易》:“夫大人(一个真正大人格的人),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

《周易》上说的这四句话,“夫大人(一个真正大人格的人),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人有了这“四合”,能够与天地、日月、四时等吻合是这么好的一件事情。每一个人找准了自己的坐标,然后社会才能综合治理。

“与天地合其德”,中国讲究立德为先,一个人可以先不知书不达理,但得先立德,在于丹看来,“与天地合其德”主要要了解“天德”和“地德”。

“天德”就是《周易》所讲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真君子有生命自我循环和成长的力量,不靠外人督促。“无论是工作、买房子、换车,一个人原本的生活都要不断被打破,自强就是从内在打破,自弱就会有人从外部打破你。”于丹打了一个比方:人的节奏秩序从外面打破还是从内在打破,就像一个生鸡蛋一样,从内在打破破壳而出,就是一个生命;从外在打破就被下锅做菜,被吃掉,“所以人不要被从外在打破,如果老是被从外在打破,得到的就是沮丧。一个人什么事都靠自己,说到底都不吃亏。”

于丹看来,地德就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厚德载物’就是咱们跟什么人打交道都能有个担待和包容,这就是大地给你的道理。”那么如何能够做到“厚德载物”,于丹提出了孔子讲的“忠恕”之道。“中心为忠,也就是说心中有个底线,这就是忠诚,摸着良心办事;如心为恕,他人心,如我心,学会换个位置思考。”

如此看来,“天德”就是自强不息,是一份忠诚,对生命、对职业、对情感,对自己的责任的一份忠诚;厚德载物就是厚道点、宽恕点。

谈到“与日月合其明”,于丹解释说:“我们常说要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这在今天越来越不容易了,但光明是国际通用的普世价值,《圣经》里说做人,要做盐、要做光,每一个菜里没盐是不行的,但盐不彰显自己,而没有光,也许你会照常上班、吃饭,但是有了它,你的那份喜悦是无以言表的。所以做人,要做光、要做盐,不张扬,让人感觉温暖。”

春夏秋冬,循环更替,此消彼长,这就需要人们“与四时合其序”。而“与鬼神合其吉凶”,这句话放在当下也许有些唯心色彩,但于丹的解释别有一番意味:“我的理解就是人在任何时候都不敢狂妄到没有敬畏之心。”

汉字是中原的一面旗

“最早的文字”甲骨文发现于安阳殷墟,河南人最应了解汉字。

“最早的文字”甲骨文发现于安阳殷墟,中国文字博物馆坐落于安阳……这些,成为河南人最应了解汉字的理由。于丹说,她之所以选择与河南电视台《汉字英雄》栏目合作,就是因为汉字是中原的一面旗帜。

于丹幽默地说,汉字写得很有意思,从字的构成就能看出它所蕴含的深层含义,并从中领悟一定的人生哲学。比如说,“贪婪”是人的本性,“贪”字下面有个“贝”,凡“贝”都跟财产有关系,所以“贪”就是指在钱上爱钱爱到骨子里,而“婪”的本意就是希望自己能占有的女人多得跟树林似的,这就叫“婪”。“贪、婪二字为什么老搁一块啊,就是说贪财和好色就是人的本性弱点,人人都带着,但是无节制的话,发展成贪婪就要惹祸了。”

“所以想想人什么时候会给自己惹祸,就是不知道人不厌无足的贪婪会有报应。为了竞争,可以不择手段。而‘争’字上面三点,其实就是手指,中间是象形的一块肉,‘争’就是物质贫瘠的时候为一块肉不撒手。”于丹还列了几个字带听众体会汉字的趣味和魅力:“‘感恩’,是从心的,因心而起;‘慈悲’,也是从心,做错了事情真是忏悔……汉字里大有哲学,中原人更是应该多看看汉字。”

有为领导“尊五美,屏四恶”

老子《道德经》曰:“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之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

河南作为一个人口上亿的中原大省,需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治理,需要什么样的局面?于丹说,孔子认为,“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有五种美好都做到就是最好的政治,有四种不能要的东西杜绝了就不会犯错,这种看法在当下仍具有现实意义。“五美”即:“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四恶”指:“不教而杀谓之虐”,就是没有教化人民百姓上来就杀人,这是虐待百姓;“不戒视成谓之暴”,纵容自己的下属,真到祸害收拾不了的时候,就晚了;“慢令至期谓之贼”,一件事提出来之后撒手不管,就不是好领导,好领导要有监督,要对过程负责;“出纳之吝,谓之有司”,该花钱的时候要舍得,不要抠小钱,吝啬出纳,一个做大事的人不是问花多少钱,而是问投入产出比。

来到河南这个道家思想策源地演讲,于丹还说到了道家的思想,她十分认可《老子》里关于做领导的谈论,“做领导有四重境界,太上最高级‘下知有之’,就是大家知道有这个领导,工作是按照制度来;第二层叫‘亲之誉之’,大家都夸领导;第三层是‘畏之’,大伙都怕领导;最次的就是‘侮之’,大家对领导不认可。”于丹认为,一个地方的综合治理最高级境界就是:功成事遂,百姓皆曰“我自然”,大伙都认为这事儿是咱们这儿该办成的。

人生当自知自胜自强

当下有太多人是有智无慧,文而不化,富而不贵,而战胜自己才是“自胜者强”。

老子是咱河南的文化名人,他说的“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影响至今,于丹认为,这句话蕴含的意义十分深刻。

“老子是从本初解释了这个世界的道理,他要求每一个人修养自身的时候,要有一种清晰地看见自己的能力。他认为比‘智’更高一个层次的是‘自知’,比了解别人更了不起的是看清自己,所以人要完成从‘智’到‘慧’的过程,就需要完成从外在学知识到唤醒自我的觉悟。”于丹尖锐地指出,当下有太多人是有智无慧,文而不化,富而不贵,而战胜自己才是“自胜者强”。

谈到“知足者富”,于丹也是深有感触。“天下最大的欢乐就是看着自己家的孩子绕膝承欢,可是现在孩子往往还在娘肚子里就开始接受胎教,如此紧张,哪还有人间的大欢乐?”于丹说,很多人很困惑:物质越来越发达,科技越来越进步,但我们却都觉得离真正的欢乐越来越远了,当面临这样的苦恼时,她建议大家想一想老子的“知足者富”。当然,也不能因为知足就停顿,该做的事还得做。

家和万事兴

教育是一种基因,真正的教育要从孩子开始。

于丹还通过诠释教育问题来妙解“家和万事兴”。“教育是一种基因,真正的教育要从孩子开始,一个家里孩子的教育问题,首先是要由妈妈担起责任,比如这个‘家’字就很有意思,宝盖头,里面能养头猪,宝盖下面有个女,家中有女才是安啊,所以家里要有个好女人,这一家人都安稳。”

于丹说,中国的妈妈在过去的几千年大都不识文断字,但基本都通情达理,这从孟母三迁等故事中可以略知一二。这些妈妈守住的是“门风”。而在当下情况有点颠倒。“中原的孩子还是多爱诗歌吧。”于丹建议妈妈们让孩子们回到现实生活,不要耽溺于虚拟世界,学会用中国人的思维与中国人的表达,唤醒孩子对民族文化的骄傲。

万变不离其宗

在文化的坐标里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

于丹总结说,她的讲座其实主要就是和听众交流了三点。

第一,在文化的坐标里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我们“四合”在哪里?找到了这个,万变不离其宗,即使到都市文明了,农耕的法则仍在血液中照样流动,一个中国人的气节和尊严照样还有。

第二,中州之上的大河南应该有什么样的社会治理和社会标准?儒家、道家各有答案,这就需要我们拨开尘埃,寻找自己的方向。

第三,作为我们这个省份和民族,建立对未来的一种价值,那就是家和万事兴。每个个人找的坐标都是放在历史中的,社会综合治理是建立于当下的,而对于家、国来说,建设是着眼于未来的。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个坐标上,这些问题跟河南有关,跟中国有关,跟每一个人的信念有关。而谁有信念,谁就能找到自我与文化之间有什么关系。

人和世界的关系

当一个人是正确的时候,他的世界才可能是正确的。

人跟世界是什么关系?于丹在讲座结尾处为大家讲了一个故事。

有一个哲学家一直想不明白,人跟世界是什么关系?是人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绑架了人?一天他在写论文,儿子在旁边捣乱,为了打发这个小家伙,他顺手拿起一本旧杂志,把封底的世界地图撕碎了让儿子去粘好。结果他还没有写20分钟,儿子就说:“我粘完了。”他非常吃惊:“我把‘世界’都撕这么碎了,你怎么能这么短时间就粘好呢?”儿子笑了:“爸爸,告诉你一个秘密,地图的背面是一个人的头像,我把地图反过来,按鼻子、眼睛的位置去粘不就行了吗?我想当一个人是正确的时候,他的世界应该也是正确的。”这句话如醍醐灌顶,给了这个哲学家一个答案,他终于明白了人和世界的关系:当一个人是正确的时候,他的世界才可能是正确的。

中国文化是走心的

每个人都拼对自己,就能托起一个完整的、璀璨的、有未来的新河南。

2014年快过完了,股市忽起忽落,战争一直硝烟未熄,这个世界究竟什么样?在起伏零落的世界之间,我们怎么找到自己的位置?中国文化是什么?于丹认为,中国文化就是隐藏在世界背面的那一个人的头像,他让你拼凑世界时可以反过来,看见自己,“中国文化是走心的,是文而化之的,是祖宗留在血液里,能够由智生慧、唤醒自己的,所以我们把这个零落的世界反过来吧。我们身处中原,天高地阔,万古英灵托举着我们这些河南人;我们手里握着汉字,那是我们掌心里宿命的纹络,我们能够看着整个历史源流成就过来,那么多沉默的器物摆在我们眼前,这一切还不足以让我们拼出一个完整的自己吗?”

当然,我们今天面对的不是一般的群体,当我们这些人每一个人都拼对了自己的头像,那其实反过来的背面,就是一个完整的、璀璨的、有未来的新河南。于丹希望,在这新旧交替的时候,大家能信任祖国的文化,用自己的血液激活它,拼出一个完整的自我,并且用一分担当,让整个零落缤纷的世界变成一个美好的现实。于丹还献上殷殷祝福:“一个人的梦只是一个人的梦想而已,而这么多人的梦想在一起就是一个现实的奇迹;一个人的完整只是一个家,而这么多人的完整,托起来的就是一个更好的河南。祝福河南!祝福大家!”

 
 
返回】 【关闭】 【打印】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业务合作 技术支持 信息统计 经营信息
主办单位:河南省文化市场行业协会 承办单位:河南豫华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业务联系电话:0371-69699711 技术电话:0371-68029957
电子信箱:hnwhsc@371.net
豫ICP备05005153号